咪咕直播

热门 孟冠联 亚洲杯 波女超 瑞典超 南太运男篮 秘鲁甲 秘鲁甲 亚洲杯 瑞典超 NBA 亚锦赛 中甲 芬超 英超 中甲 美篮锦U16 乌女高联 突尼斯联 法女U19 韩K4联 斯亚甲 瑞典超 澳威北U20 欧冠杯 德甲 土甲 波黑联 韩K4联 突尼斯联 以篮明星赛

首页 足球新闻

足球报:第三次递补投资人贷款支撑中甲不死鸟

  特约记者符君报道 6月8日,2022赛季中甲联赛将拉开帷幕,新疆天山雪豹队已于6月1日抵达大连赛区备战。这是这家新疆唯一的职业足球俱乐部的第九个中甲赛季,在过去的四个赛季中三次降级,但均因为其他球队解散而三次递补回归中甲,被球迷誉为中甲“不死鸟”,但这个有些谐谑的外号背后,却是投资人的心酸。

  2021赛季,新疆天山雪豹在甲乙附加赛两回合中不敌广西平果哈嘹再次降级,这是他们自2018年首次降级后四年内的第三次降级。在整个2021赛季,新疆天山仅仅取得一场胜利,对于如此糟糕的战绩,新疆天山雪豹足球俱乐部董事长孙爱军曾公开表示是整体投入不足,缺乏竞争力。

  的确,受新冠疫情影响,新疆天山雪豹的投资人乌鲁木齐君泰集团已经无法支撑俱乐部的高额投入。

  乌鲁木齐君泰集团的主营为房地产,但近年来房地产市场一直下滑,加上疫情影响,在2021年君泰集团仅有一个“青岛家园”房产项目完工并开始销售,这个坐落于乌鲁木齐天山区赛马场附近的青岛家园目前的售价不足8000元每平方,但售房部门口罗雀。俱乐部董事长孙爱军表示,2021年天山雪豹的运营费用不到3000万元,大部分是依靠集团公司的贷款来支撑,2022赛季的运营,依旧是靠集团公司的贷款来支持。

  事实上,从2020赛季俱乐部第二次降级起,在君泰集团内部,对于是否继续投资足球俱乐部也一直有分歧,毕竟用集团其他产业的盈利来支持俱乐部运营,不是一个好生意。

  2021赛季天山雪豹经历了第三次降级之后,君泰集团曾考虑过退出职业联赛,转而专心做青训,但最终还是选择继续征战2022赛季中甲联赛。“如果新疆天山雪豹退出职业联赛,在短时间里新疆不会出现新的职业球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现新的球队征战职业联赛,先活下去吧。”孙爱军说。

  为了能活下去,天山雪豹再一次压缩了预算,全员进行了降薪,一些不愿接受降薪的球员选择了解约,俱乐部也只能让他们出去发展。俱乐部在确认了主教练帕尔哈提之后,连续引入了多名年轻的球员,并在3月就开始了集训。在集合初期,因为贷款没有到位,也曾拖了1个月的工资没有按时发放,但很快就进行了补发。“天山雪豹教练、球员的工资不高,也会偶尔存在晚发的情况,但九年来,新疆天山雪豹从未出现大面积欠薪的情况。”俱乐部副总经理张福军说。

  和诸多遭遇困境的足球俱乐部一样,新疆天山雪豹也一直在寻求股改和争取当地政府的支持。从2021年起,投资人君泰集团和天山雪豹曾多次向新疆体育局打过报告,希望上级部门能根据《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协助俱乐部进行股权多元化改革和混合所有制改革,希望新疆的国企以及其他有实力的民营企业能够入股俱乐部,共同扛起新疆职业足球发展的大旗,上级主管部门也曾多次进行调研并协调,但目前并没有进展。

  对于新疆天山雪豹来说,完成组队,进入赛区仅仅是第一步。对于新赛季,俱乐部对球队仅仅提出来一个要求,那就是要拼,不管遭遇怎样的对手,都要全力以赴地去拼,全力打出新疆足球拼的特点。对于职业足球来说,投入往往代表着实力,在如此困境下开始新赛季的天山雪豹,会有怎样的战绩,拭目以待吧。